加载中...
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正文

白手起家终走向成功,中国红牛创始人严彬是这样做的

2019-04-29 17:14:35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网

坚实的金红小罐,酸甜的神奇口感,无论是不是饮料控,恐怕你对“红牛”这款饮料都不会陌生。做为中国功能饮料市场的“开山鼻祖”,据公开报道,截至2018年初,红牛已在全国累计销售产品超800万吨,累计销售额超过1600亿元,上缴税金总额300亿元。平均下来,每五罐功能饮料里,有四罐是红牛。

在饮品市场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红牛”这一品牌的背后——由创始人严彬领导的华彬集团已成为知名的国际化、多元化跨国企业,业务涵盖快速消费品、绿色健康、通用航空、金融投资及文化体育等众多领域。

自红牛饮料在中国落地生根以来,严彬在国内饮料市场逐鹿已有近二十五年。“我是改革开放的参与者、见证者,也是受益者。假如没有改革开放,就根本不能想象有今天的我。”在2018年底法国巴黎召开的第四届丝路国际论坛上,严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言语间,依然难掩拳拳的赤子之心。

如果没有严彬,中国的功能饮料市场这一块,或许仍旧是一片空白,至少或许没有如今这样的规模和发展前景。

上世纪70年代,怀揣着对未来的憧憬,青年严彬怀揣92元钱,独自南下泰国经商。凭借着吃苦耐劳的品质,侨居泰国的他攒下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1984年,他在泰国创办华彬集团,主营业务包括物业、旅游和国际贸易。在与来自祖国的商家贸易之外,他也时刻关注着国内改革开放的新动向。

伴随着十四大的胜利闭幕,国内社会秩序愈发稳定、投资环境不断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时刻念念不忘故土的严彬终于有机会回到国内发展事业。

上世纪60年代,泰籍华人许书标研制出一款内含水、糖、咖啡因和维生素等成分的“滋补性饮料”。他原本希望将饮料引入中国,但因水土不服,困难重重,最终折戟而返。当时严彬已经为中泰两国经济文化交流做了很多具体的事,所以当这款饮料的发明人找到严彬时,两人一拍即合。这一饮料就是后来风靡全国的红牛。

在做了大量上市前的筹备工作后,包括申请市场准入文件,商标注册等,在克服了重重困难和一切障碍,严彬和团队只用了数月时间,就完成了谈判、签约、投产、上市等一系列工作,速度之快令行业咋舌。1997年,严彬将中国红牛生产基地建在北京。1998年,又将中国红牛总部迁往北京。

此后,严彬更是亲力亲为,投入大量费用,进行广告宣传和消费者培育。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回忆称:“当时红牛一点知名度都没有,为了让大家能够喝到红牛,他真诚地将一罐一罐红牛送给每一位路过的出租车司机。”

凭着严彬的这份执着和信念,红牛饮料在逐步站稳了脚跟。其销量由此前连续十年的不足2亿罐猛增到2015年的55亿罐,在国内的饮料市场上掀起了一凶猛的“金罐旋风”。也就是在那几年,“累了困了喝红牛”的这条标语,开始逐渐深入广大消费者的内心。

企业做大做强之后,如何“守业”几乎是所有创业者所面临的难题。在这一问题上,世界五百强企业英特尔公司总裁安迪·格罗夫曾经有过一个断言:“对于企业来说,创新是惟一的出路,淘汰自己,否则竞争将淘汰我们。”

事实上,在创造了饮料市场上的巨大成功后,严彬也并未有所松懈,而是时刻保持着对于市场的超前意识。

作为中国功能饮料市场的奠基者,在工作场合的严彬就像“喝了红牛”一样激情饱满。他曾经自曝:“我是从事实体经济的企业家,去年出差195天,飞行29万公里、450小时,相当于绕地球7圈,在各国、各地区看了很多,也感受很多。对于中国的道路、对于经济的发展,我们要有自信,要保持战略定力、凝心聚力做好自己的事。”

而当年在建华彬国际大厦时,他一天能上下往返20次,检查每一层,看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出问题。2012年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开玩笑说自己是站着睡觉的,“我5点就起来,早起脑子才清楚,我属马的,马睡觉是站着睡的。”

在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泰币一度贬值近两倍,不少资本大鳄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但严彬早在半年前就已经将资金全部调回大陆,不但成功的避开了这次风暴,还成功保持了资产的增长。

而在红牛大获成功后,公司还沉浸在一片欢腾中时,深谋远虑的严彬又已经提前一步思考起了华彬集团后续的业务了,成立华彬快消品集团,继续在健康饮料行业中发力:

2014年,严彬收购了美国VitaCoco品牌25%的股权,成立唯他可可中国公司,为自己的快消版图再下一城。

2015年,他引进果倍爽——一款专门给孩子们的健康饮料。

2016年,严彬收购并控股了挪威高端水品牌VOSS,并力排众议在国家级深度贫困县湖北竹溪建立国产化VOSS天然矿泉水生产基地。

2016年,华彬集团正式推出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2017年全面启动市场推广。2018年4月,中国功能饮料创新发展大会在北京举办,已经花甲之年的严彬亲自带领集团各个板块的负责人和高管悉数到场,一起为红罐战马饮料上市造势,因为战马不仅是华彬第一款自主研发的能量饮料,而且寄予了厚望:将战马打造为第一款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销售的民族能量饮料品牌。

除了饮料市场,他还将开拓的脚步放在了其他行业。目前,华彬集团资产规模已经超过千亿元,累计纳税超过300亿元,仅中国红牛的这一块业务,就上缴了总额超过210亿元的税金。严彬的分公司更是遍布欧美和东南亚,直接、间接创造就业岗位超过10万个。

经过40年的打拼,在严彬的商业矩阵中,已经包括了快速消费品集团、绿色大健康产业、航空集团、石化公司、绿色金融等多个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实体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