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您的位置:首页 >金融频道 > 正文

智慧金融有“智慧”: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之道

2017-10-13 08:48:00 来源:中国证券网(上海)

“在新的经济形态下,要充分发挥互联网、地方政府、外部机构等各类生产工具和主体在生产要素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在上海证券报记者调研采访中,地方政府、银行从业者、实体企业主一致认为,银税互动、投贷联动、供应链金融等金融创新业务已成为企业提质增效的关键,是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的“法宝”。

当前互联网正在改变制造业的创新模式、生产模式、销售模式、赢利模式和组织体系,抓住制造业创新的“牛鼻子”——与互联网深度融合,对银行提出了新的要求,要构建起“互联网+制造业+金融服务”的生态圈,融合商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为企业提供采购、物流、支付和理财、融资等系列金融服务。

用大数据“化圈解链”

吴越大地作为全国领先的民营企业聚集地,率先在发展中遇到了成长的烦恼。日前,上海证券报记者赴上海、浙江等地调研时了解到,2011年以来因“两链风险”(资金链和担保链)而导致的银行业信用风险压力上升。

浙江是全国经济最活跃的区域,浙江银行业所遇到的问题,是当前银行业整体所面对问题的一个缩影。如何化解“资金链”“担保圈”产生的风险问题,是必须面对的挑战。

“对于因市场经营出现暂时困难导致资金链紧张的企业,我们积极推动银行采取银团贷款法、授信聚拢法等‘帮扶八法’,帮助企业走出困境。针对担保圈问题,我们积极利用大数据,及时预警、准确介入、防止蔓延,成效明显。从目前来看,向好的风险拐点已基本确定。”据浙江银监局副巡视员张有荣介绍,浙江省研发应用担保圈风险识别系统(GRIT工具),生成以单个企业为核心的担保圈关系拓扑图,清晰刻画担保圈风险全貌和风险传导路径,进而预判企业最佳救助节点和时间点。

这相当于给企业画了一张清晰的“履历表”,有助于从源头上解决银企信息不对称的难题。

而当张有荣回头看本轮信用风险时,他认为风险暴露虽始于温州、始于民间借贷,但根本原因在于经济实体的“脱实向虚”。

“我们多次就制造业融资状况以及贷款下滑原因进行调研和剖析,其根本原因在于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过低。”张有荣认为,治本之道在于通过供给侧改革,提高实体产业的全要素生产率和资本回报率。

“危”中有“机”,这倒逼着吴越区域经济提前转型升级。从效果来看,8月末浙江省银行业非信贷资产和表外业务开始“收缩”,但总资产、各项贷款、中长期贷款分别增长7.9%、9.2%、26.3%,与实体经济的协调性逐步增强。上海亦呈现这一趋势。

不做“撒胡椒面”式金融服务

“因没有固定资产,在寻求融资之路上我们曾经屡屡碰壁。”铂略企业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下称“铂略”)副总裁王珲一语道出了创业者的共同痛点。

她告诉记者,2013年公司成立之初仅有3位创业者,注册资金仅100万元,主营业务为通过互联网提供O2O的财税培训服务和咨询服务等,是一家典型的初创期科技小微企业。

“在上海银行的支持下,铂略得以快速发展,2017年公司预计销售收入超6000万元,较2014年已增长近20倍。”王珲说。目前企业在资本市场的估值也已达数亿元,并计划于明年申请在创业板上市。

据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介绍,2014年上海银行首先向企业提供了30万元创业贷款,并于次年提供了100万元法人透支贷额度以及150万元股权质押贷款,并匹配了全国首创的“远期共赢利息”(阶梯式贷款利率定价)产品。今年上海银行又向铂略提供了800万元“投贷保”贷款,同时匹配了投贷联动等综合金融服务。

另一家上海投贷联动试点行——华瑞银行则表示,对投贷联动商业模式的探索基本完成,目前涉及的行业包括生物医疗、海洋工程、智能制造、信息技术等,跟踪项目数超过400个,已授信客户数70个,授信总额近80亿元。

“一切使生活变得更便捷、更安全、更绿色、更幸福的企业,都值得华瑞去支持。”华瑞银行副行长兼首席风险官解强总结道,该行不做“撒胡椒面”式的金融服务,要为科创企业提供“价值发现”和“价值培育”,进而成为一家专业的科创金融银行。

这家初创的民营银行的表态,代表着当下银行业深耕企业、伴随成长的心声。

在台州采访时,记者遇到的企业主王正平、刘日志也是企业转型创新的典范。两人在2006年毅然将辛苦经营多年的传统纺织企业进行转型,成立了台州西马洁具有限公司,其具有高科技含量的智能马桶系列产品,推动台州打造出全国智能马桶产业的金名片。

小小洁具的发展之路,也少不了农业银行海门支行行长陈荣华的默默陪伴。融资并“融智”,他们将资金和行内专家的市场调研数据送到企业手中,让企业坚定了转行的设想和信心。“西马人”不无感慨地告诉记者,企业最需要的就是银行这样“端盘子”服务的精神。

智慧小微金融正起步

在张有荣看来,信息技术数据化大行其道的当下,小微金融服务也需紧跟时代、紧跟科技,积极推动“大数据”分析技术应用,利用新技术改善风控手段,积极打造“智慧小微金融”。

以BATJ为首的互联网公司在金融科技布局上已走在前列,而如何主动融入金融科技变局,建设线上线下融合化、数字化、智能化的小微金融服务平台,则成为商业银行加快小微金融服务转型升级的突破口。

事实上,工行台州分行也早在2013年与伟星新材联手、推出了“工银聚”电子商务服务,实现伟星新材下游经销商在线查询、下单和支付的同时,通过保理融资即可获得在线贷款,随借随还。这一方面缓解了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另一方面还为企业提高了活期账户收益。

“客户经理人手一台平板电脑,走村入户,深入田间地头以及企业生产一线,为客户现场办理银行卡发卡、贷款调查、调阅征信等,将贷款业务的线上申请与线下信贷调查高效地结合起来。”台州银行行长黄军民介绍,新客户贷款业务办理时间从传统作业的1、2天缩减至最短90分钟,有效提高了客户服务效率。

泰隆银行摸索出一套小微金融服务技术之后,已开始对外输出。截至2017年8月末,该行与珠海农商行合作发放348笔“金海洋·微时贷”,贷款金额5552.58万元。

让数据有价值、信用可变现、融资高效率还表现在上海市、浙江省力推的银税互动业务上。这套金融创新业务让辖内银行业能够“以税定贷、以税管贷”。

尽管金融创新方式很多,但在坚持商业可持续原则,建立健全激励约束机制上,确保普惠金融发展可持续,银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正如张有荣所言,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永远在路上。